正略咨詢     正略銘誠     正略投資    正略信誠     正略博學

殘酷的淘汰賽:我國傳統小額貸款公司如何走得更遠

作者:正略集團來源:正略咨詢 日期:2019年9月13日 13:15

殘酷的淘汰賽:我國傳統小額貸款公司如何走得更遠

 

一、當前我國金融業的環境

 

 

經濟增長逐步降溫

2018年以來,去杠桿政策導致社會信用收縮明顯、房地產調控帶來房市降溫以及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升級造成的預期惡化,逐漸加大了我國經濟企穩的壓力。2018年三季度GDP增速跌落至6.5%,創金融危機以來的季度新低,7月以后,去杠桿向穩杠桿過渡,宏觀調控向穩增長傾斜,經濟出現觸底跡象。

 

2019年,我國金融業的環境依舊復雜,全球經濟復蘇勢頭放緩,主要經濟體貨幣政策收緊對國際金融市場平穩運行形成擾動。但隨著“六穩”政策落地見效,金融供給偏緊的局面將得到糾偏,M2和社融增速低位企穩,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的可得性有望提高,流動性保持合理充裕,貨幣市場的利率或將進一步下探。

 

金融業行業秩序逐漸規范

 

2018年以來,國家頻繁整頓金融業秩序,杜絕違法違規亂象,出臺政策支持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的發展;未來,我國金融業監管力度將越來越大,對金融領域的各業務、對投融資等各環節的監管能力也越來越強。

 

目前國家逐步收緊銀行、保險、信托等牌照的發放,未來金融牌照將成為稀缺資源,估值也將水漲船高。

 

技術變革對金融業造成了沖擊

 

科技金融全面進入并影響傳統金融領域,互聯網及移動互聯網技術助推金融產業快速發展,互聯網金融頭部企業市值堪比大型銀行。

 

而傳統金融業競爭日益激烈,基于數據的精細化運營需求也日益迫切,金融企業歷經多年沉淀了大量高價值的數據,發展金融大數據等新金融領域成為必然方向。

 

 

 

二、我國小貸公司面臨的困境

 

 

市場萎縮、虧損加劇、機構數量銳減

 

近年來,我國小貸行業風險頻發,虧損面加劇,發展日益艱難,機構數量逐年下滑。據資料顯示,截至2018年末,我國小貸行業的貸款余額約9,550億元,同比減少249億元,小貸機構共計8,133家,同比減少4.89%。

 

2018年政策更是全面收緊,各地針對小貸公司的整頓清理工作力度之大、執行之嚴、規模之廣,堪稱歷年之最,小貸行業主要指標同比全面下降,環比則幾乎季季下降,超過1.3萬人離開該行業。

 

外部融資渠道窄

 

受我國監管政策影響,小貸公司較難獲得優質低息的融資渠道。首先,《指導意見》中規定小貸公司從銀行業金融機構獲得融入資金的余額不得超過資本凈額的50%;其次,不少銀行機構在當前的經濟環境下將小貸行業定義為高風險行業并壓縮了小貸公司的貸款額度、甚至拒絕發放貸款,換言之,小貸公司并不受銀行歡迎。最后,根據《指導意見》,小貸公司不得變相吸收公眾存款,不得組織或參與任何形式的集資活動。

 

傳統小貸公司在近乎“只貸不存”的制度框架下,資金端壓力大。

 

金融科技沖擊

 

互聯網金融業務給傳統小貸業務的沖擊異常明顯。例如P2P網貸平臺利用資金鏈靈活、無區域限制且獲客效率高等優勢,借助金融科技手段逐步蠶食我國傳統小貸市場。

 

 

 

三、我國小貸公司可行的出路

 

鞏固

 

即加強傳統貸款業務貸前、貸中、貸后的風險控制。近年來我國征信體系尚不完善且經濟下行,小貸公司的不良率與壞賬率連年攀升,2017年小貸公司的平均不良率達7.18%,加強風險防范刻不容緩。

 

小貸公司可貫穿貸前、貸中,貸后實現貸款業務全流程的風險管理控制。貸前,著力加強客戶篩選,實現對借款主體的嚴格把控,嚴格審查借款用途,盡可能開展由借款人提供足值擔保物的貸款業務,并加強對貸前各項潛在風險的識別;貸中,著力加強客戶資料的審查,結合客戶資料研判其償還來源及能力,并建立健全一套完善的信用體系審查制度;貸后,著力確保貸款的合規使用,保持對客戶的持續關注,及時識別風險信號并發起預警,對不良及壞賬的資產及時處置。

 

升級

 

小貸公司在資金端受限的情況下,可積極探索新的貸款模式。以泛華金融為例,自2014年起重點開展與信托公司的合作,通過信托貸款模式發放貸款。截至2018年3月31日,泛華已與中國對外經貿信托、渤海信托及中原信托簽訂合作協議。通過信托貸款模式,一方面向與信托公司聯合成立的信托計劃收取最高8%的服務管理費,一方面布局劣后級資金,共享投資收益。泛華金融已成功赴美上市,成為房屋凈值貸款海外上市第一股。

 

轉型

 

即轉型新業務,謀求新的增長點。小貸公司可結合自身業務現狀與資源稟賦,開展符合自身戰略發展的新業務,謀求新一輪的增長。

 

以鼎豐集團為例,作為傳統的金融服務公司,為謀求轉型,2015年開始發展不良資產處置業務,自2016年起,結合自身的地產基因,開拓價值資產管理業務,積極尋找具潛在高回報率的優質地產項目,由資產的處置延展至資產的價值投資,獲得了極大的成功。據其2018年中期財報披露,截至當年6月30日,集團錄得營收4.3億人民幣,較去年同期增長183% ,錄得凈利潤1.43億,較去年同期增長45.4%。其中,貢獻最大的業務便是資產管理,資管板塊錄得收入3.5億,占總收入的81.4%,且較去年同期增長578%,此次轉型可謂成果斐然。

 

融資

 

即積極開拓融資渠道,探索新的融資模式。在銀行借款等渠道受限的情況下,增資擴股及資產證券化是當前小貸公司的主流融資方式。但增資擴股的方式難以持續,而小貸資產證券化受政策影響,在2018年的發行數量銳減。

 

險資注入則成為小貸公司可嘗試的全新渠道。以瀚華金控為例,2016年1月22日,瀚華金控與人保資本在北京簽署了債權投資計劃和資產支持證券計劃。經過雙方溝通,首期合作金額共計20億元,其中人保將通過購買瀚華信貸資產的方式提供10億元資金,將投向瀚華在四川、重慶、天津、遼寧、廣西區域的小貸公司;人保資本還將通過債權形式向瀚華提供10億元資金,將投向四川、重慶、天津、遼寧和貴州區域的小貸公司,用于在未來5年支持當地小微企業發展。這一規模在小貸行業前所未有,開啟了保險資金和普惠金融合作的新時代。該模式當前仍處于試點階段,屬于險資直貸,打通了保險負債和資產業務,但此類模式在推廣時還需嚴控風險。

 

各小貸公司可結合自身資源,選擇可行的融資方式,并不斷開拓新型融資渠道。

 

科技

 

即發展新金融,提升科技水平。移動化場景、AI、云計算、大數據、區塊鏈等技術變革引發金融業的“基因轉變”,促使傳統金融業務與最新科技融合,產生出新的金融生態、產品與服務模式,金融業的科技轉型已成必然趨勢。

 

目前新金融領域的各種業態可歸納為新興金融業態、技術服務工具和傳統金融升級業態三類。其中新興金融業態包括了網絡借貸、消費金融、供應鏈金融與各類眾籌平臺,技術服務工具包括了第三方支付、征信體系、智能投研與反欺詐工具等,而傳統金融升級業態包括了商業保理平臺、互聯網+融資租賃、普惠信托、互聯網保險及智能財富管理平臺等。各小貸公司可結合自身資源并尋求優質的合作伙伴,共同進入合適的新金融領域,發展新金融主要旨在借助科技手段提升業務整體的經營效率。

 

 

 

四、結語

 

 

在經濟下行與監管收緊的夾擊下,小貸行業進入了殘酷的淘汰賽。在本文中我們探討了一些小貸公司面對當前的困境與挑戰時可行的應對策略,即鞏固、升級、轉型、融資、科技。

 

小貸公司必須把握前進的方向與機遇,結合自身情況充分利用優勢資源,在時刻關注監管政策的前提下,積極采取各類策略,努力創新業務模式,鞏固市場份額,獲得競爭優勢和生存空間。只有這樣,才能抓住新一輪發展機遇,在激烈的競爭與淘汰中脫穎而出!

 

所屬類別: 原創文章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

總部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望京阜通東大街望京SOHO塔三B座8層

電話:010-59082888

廣州公司:廣州市天河區珠江新城珠江東路28號越秀金融大廈8層

電話:020-28855566

武漢公司:湖北省武漢市洪山區武珞路717號兆富國際大廈2908

 

 

上海公司:上海市虹口區海倫路440號金融街海倫中心A座8樓

電話:021-56660833

成都公司:成都市高新區菁蓉國際廣場4號樓B座8樓

天津公司:天津市武清區京津電子商務產業園宏旺道2號

 

 

 

极速赛车走势怎么看